我和石头的故事

 


我和石头的故事


/长辫子老师


 


我对石头的喜爱,与生俱来。


记得上小学那会儿,我习惯低着头走路,并且不停地用脚尖踢着路边随处可见的小石子。如果发现有漂亮的,便立刻捡起来揣在口袋里。每次外婆帮我洗衣服时,总能在我的口袋里掏出一大把奇形怪状的小石子。然后不由分说地扔掉。我也不恼,反正路上的小石子多的是,外婆会扔我会捡,我的口袋里永远鼓鼓囊囊的。


等我上了中学,偶然听说在那些看似寻常的石子中有一种叫雨花石,在它蒙上尘土的时候,和其它石头无异,可是如果对着太阳照,或者用清水洗干净,就会发现它晶莹通透。于是,我一改以前喜欢用脚踢石子的习惯,只要觉得某块石子可能是雨花石时,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捡起来,然后对着太阳反复照,发现是通透的就留下来,回家后用清水洗净养在白瓷碗里。


再后来我去苏州上了师范。毕业后,在一江之隔的南京城工作。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像那样接触过石头了。直到工作后的一年夏天,我无意中在一位老校长办公室的书架上发现了许多石头,每块石头的底部都用黑笔写着地名和日期。我随便拿起一块,老校长都能围绕这块石头说个半天,关于这块石头是如何得来的?它叫什么名字?它的主要成分是什么?那个地方曾经历过怎样的地质变迁……最令我吃惊的是,其中有一块石头居然是一座古墓上的。然后,老校长便绘声绘色地讲起了他是如何得到这块古墓上的石头的,惊心动魄。


这位老校长也姓郭,以爱喝酒著名,世人都称其为“酒痴”,只有我更愿意叫他“五柳先生”。因为他的身上有着魏晋文人的风骨,放旷不羁,我行我素,不仅爱喝酒,更爱读书,属于博闻强识的那一种。尤其喜欢喝完酒后讲历史,上下五千年,纵横捭阖,仿佛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听他聊石头,你会觉得那些存放在书架上的石头不再是一块块简单的石头,而是一本本厚重的地理书、历史书。


可以说,就是那一次和老校长仅有的聊石经历,重新撩拨起我对石头的热情。我决定像他一样,用石头记住自己的每一次旅行。现在想来,这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记录方式。从此,我就像一个任性而执著的孩子,无论去什么地方,总要捡几块石头回来。很快的,家里的露台上堆满了太多太多的石头。爱人要扔,我舍不得。爱人只好把我捡回来的石头覆盖在花盆的泥土上用来护土。可是,还有许多石头没办法处理,爱人干脆找来几个纸箱,把剩下的石头全都装进盒子,束之高阁。


一开始,我还不定期地把一块块石头从纸箱里取出来,用橄榄油逐一擦拭,算是一种最简单的保养。后来因为工作实在太忙,连这样的事儿也很少做了。


今年寒假,我和弟弟一起回六合老家过年,因为“年闲”,我便约弟弟一起去平山舅表叔家的一座废弃的砂矿找雨花石。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无意中加入一个名叫“南京雨花石友”的Q群。在这个Q群中,第一个和我打招呼的是一个名叫“清风”的人,后来才知道他应该算是一位地道的石头玩家。于是,我会把自己找的各种石头拍下来发到群里,他会告诉我各种石头的名称,产地,特点等等。


一来二往,我和清风熟识起来。他不仅对各种石头的评定颇为内行,似乎对字画也有些研究。听了他的介绍,看了他不断发在群里的许多雨花石图片,我的眼界洞开。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瑰丽奇绝的雨花石,也从来不知道自己居住的这个城市里还潜藏着许多如清风一般的雨花石玩家,他们懂诗词歌赋,懂书法绘画,懂各种石头的价值意义……越是忙碌的时候,我越喜欢忙里偷闲到群里逛逛,看看,对这个我不太了解的领域更多的是一份新鲜和好奇。


黑白是我在这个群里结识的另一位石友,他和我弟弟年纪相仿,每次在群里看到我,他总是很礼貌地喊一声:“老师姐好!”他其实也是老师,大学里的。每次他在群里的最后一句话都是:“娃儿下课了,我要去接娃儿了。”一副超级奶爸的小幸福之态。当他发现我在群里张罗着雨花石小鞋子一事时,居然很仗义地说:“老师姐,我送两双鞋子给你,一双单的,一双棉的。”然后就拍了照片发在了群里。原来他也是六合人,和我是老乡。


当然,无论哪个群,爱冒泡的总是那么几个人,绝大部分人更愿意潜伏在深处,像一块块不动声色的石头,静谧、友好。而我从来都是一个爱热闹的人,喜欢故意闹腾出一点动静,也许是和小孩子相处久了缘故。用儿子的话说,这叫不成熟。用我自己的话来说,我愿意永远天真。


一个如此活泼的人,爱上不活泼的石头,算是性格的一种互补吧!虽然我找的石头都没品没相,可是敝帚自珍,因为都是我自己千辛万苦捡回来的。记得有一次,我在小区里为了捡一块鹅卵石,居然整个人掉进了小区的喷水池里,湿淋淋地狼狈而归。还有一次,我在戈壁滩上捡石头,因为过于专注闯进了一位牧民家的领地,结果被他家的两条黑犬追咬,魂飞魄散。当然,除了这些冒险的经历,更多的是美妙的偶遇。


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布尔津的小白桦林。在密林深处,有一条淡冷水河,叫布尔津河。我去的时候,河滩上都是石头,但始终找不到一块我心怡的。就在这时,一辆清理河道的挖掘机开了过了,巨大的铲子伸进河道深处,粘着淤泥的大大小小石头 被抛在岸边。也不知怎么的,我的目光落在一个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的大石头上,心中认定这就是我要找的石头。于是我抱起这块石头,跑到一处清溪流淌的地方,把它认认真真地洗净,一块带着黄色条纹的青绿色石头出现在眼前,怎么看都觉得像一只蟾蜍,并且就是《青蛙和蟾蜍》书中的那只。对,一点儿也没错,就是他!


我一直相信,人在天地宇宙之间与万物必然存在着某种天然的内在的联系,正是这种内在的联系 让我们在广阔的大千世界,茫茫的人海中与之相遇。也许,在亿万年前,我本身就是一块石头,这必然使我的人生际遇,使我的性格情趣都与别人不同。比起这无限的自然,无垠的宇宙来说,你所终其一生追求的,你所奋斗一世得到的,其实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石若能语,不知他会跟我说些什么?如若我不能言,而他能语,不知我是否能明白他对我所说?


 


2014229日于石景山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