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北疆秋色

 


遇见北疆秋色


/郭学萍




    


终于去新疆了,我很兴奋。一直觉得只能想想的事情,突然在这个深秋变成真的了。虽然时间非常短暂,却因为有众多朋友的精心安排,使得整个行程美得像个童话。美好的人,美好的景,美好的事,美好的行程,把我的心塞得满满。


 


那个叫谭莹的女子


    我和谭莹有着一种默契。


她喜欢笑,我也喜欢笑。每次接听她的电话,都有一种盈盈的欢喜。她每次看到我,也总是表现出一种由衷的喜悦。


我们俩的着衣习惯完全不同,她喜欢穿正装,很职业,却也喜欢看我穿着民族风情的衣服,喜欢看我系着长长的围巾,喜欢看我戴着夸张的手饰……我仿佛就是她心中一个绚丽的梦。


我们俩初次见面是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算得上一见如故。她看到我的第一眼便惊喜地叫起来:“哇!你就是长辫子老师?好美!”她脱口而出的赞美,让我相信,“美”是一个充满太多个人情愫的词语。


在我眼中,她也美得无可比拟,因为她的敬业,更因为她的真诚。她是乌鲁木齐市教研中心的语文教研员,课外阅读是她正在做的课题,所以辗转了几层关系后,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在乌鲁木齐市首场大型教研活动中上一节课外阅读指导课,并做一场关于课外阅读指导方面的专题讲座。因为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便欣然应允。


上课用的是八一小学的学生,上课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半,讲座从下午五点半开始。新疆和南京两个小时的时差,让初到乌鲁木齐的我有些不适应。然而课上得却让我非常开心,因为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我非常果断地把上课的自主权交给了孩子们。我就负责给他们递递话筒,穿穿线。就连最后的课堂总结,也是由孩子们走上讲台,结合板书,自己归纳的。


我的“让”成全了孩子们,他们开心极了,居然不肯下课。最后又都围到台前一一和我告别。一个很漂亮的维族小男孩说:“长辫子老师,等我长大了,一定去南京看你!”一个戴着银色耳环的小女孩说:“长辫子老师,我长大后也要像你一样,留着长长的头发,也要像你一样,写好多好多的诗!”


孩子们的话语像蜜糖一样,甜了我的心。本来因为睡眠不好还有些微微的头疼,顷刻间疼痛全无。谭莹更是不吝惜誉美之词,一遍又一遍地逢人便夸我。我就像一个喜欢被赞扬的孩子,内心欢喜不已。


 


那个名叫顾敬之的文学中年


    顾敬之这个名字有一些渊源。他还有个妹妹,名叫顾爱之。把两个名字中间的字合起来就是“敬爱”。之,代指谁呢?回想那个特殊年代,我不说你也知道。


    初次见到顾敬之,是在听上海师资培训中心英配昌博士关于“有效教学与课堂教学改革”的专题报告会上。会议中间,他出去了一下,随手把一个装有材料的透明塑料袋放在桌面上。我无意间一瞥,心砰然一动,因为我看到他的塑料袋里装着一本白落梅的书——《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这是一本描写仓央嘉措诗传的书,我喜欢他的诗,也曾经很认真地看过另一本描写他诗传的书《你是红尘最美的白莲花》。也正因为这种共同的喜欢,让我对这个名叫顾敬之的文学中年充满好感。


他的个子很高,属于很魁梧的那种。他喜欢穿着画格子棉衬衣,牛仔裤。还有一个随身带着的黑色小挎包,总是斜斜地跨在肩上。他应该属于凤凰母语的人,做《七彩语文》的推广发行。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对小语专业很内行,常常和我们这些专业的教育人说出一些很有水平和分寸的话。


    他和谭莹一样,是热忱的,也是真诚的。为了让我对乌鲁木齐有更深的印象,他特意安排了燕子陪我去最具新疆民族风情的大巴扎逛逛。


    燕子和我同龄,也喜欢笑。也正因为这份云淡风轻的笑容,让初到新疆内心不免有些忐忑的我,慢慢心安下来。这是一个维族人聚集的地方,走在街上,有一种浓烈的异域风情扑面而至。不时有蒙着面纱的窈窕女子从身边倏然而过,那真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街头巷尾,特警和武警一直在巡逻,感觉很安全。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汇聚的地方,一直陪伴着我同行的燕子属于俄罗斯族。我和她的衣着风格颇为一致。我们都喜欢艳丽的色彩和服饰,就连我们使用的手机也是一模一样,这不能不说是某种缘分。


    不过,她比我能干得多。我的箱包坏了,她拖着我的箱包满大街乱转,终于把箱包修理好了;我最喜欢的绿色碎花发夹落在宾馆里了,多少人帮我都没有找到,她却轻易地在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的地方翻找到了。按照月份大小,我应该叫她姐姐,我对她充满信任。


一个文学中年身边能有这样一位值得信赖的工作伙伴,是幸运的。


 


爱上布尔津


乘了一夜的绿皮火车,我们到达了北屯,开车来接应我们的是小张先生。他穿着米灰色的风衣,声音有厚重的共鸣,唱歌应该很好听。


从北屯到位于阿勒泰地区的布尔津有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我、谭莹、燕子坐在车上。我一边贪婪地看着窗外的北疆秋景,一边不时地发出惊呼。


小张先生似乎很能理解初来北疆的我,不时地把车停在路边,让我看看戈壁上的骆驼刺,和路边的牛羊合个影。当我照完相,从荒地上捡了一堆石子上车的时候,张先生让我把这些石子都扔掉,然后笑着说:“就这样的石子你也捡?后面会带你去更好的地方捡戈壁石!”


终于到了布尔津,是一个很小的县城,很安静。迎接我们的是王先生和大张先生,在随后的整个行程里,他们俩一直陪伴着我们。


车行驶中,不时有成片成片的胡杨林的跃入眼中。深秋的胡杨林变成了迷人的金色,它们以天空为背景,紧紧攫住戈壁滩,参差错落,仪态万千。这个时候,脑海中想起刀郎唱的一首歌《喀什葛尔胡杨》:喀什葛尔的胡杨,我也会仔仔细细,找寻你几个世纪,在生命轮回中找到你……


按照原计划,王先生准备带我们去北疆最美的地方——喀纳斯。因为大雪封山,不得不临时改变路线,王先生决定带我们去哈巴河县吃额尔齐斯河冷水鱼,去距离布尔津县城以北约24公里处的五彩滩。五彩滩位于额尔齐斯河流域,由于长期受风蚀水蚀以及淋溶等自然作用的影响而形成的,属于典型的雅丹地貌,“雅丹”是地理学名词,维吾尔语“险峻得土丘”之意。其南边就是额尔齐斯河,我国唯一一条自东向西流入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北冰洋的外流河。


    同行的燕子和我一样,是一个狂热的“石迷”,恰巧王先生和大张先生都是捡石头高手。于是,大家达成共识:景点可以少看,戈壁石一定要捡。


    汽车载着我们在戈壁中穿梭,我们寻找着可能有戈壁石的地方,天地间的空旷以及内心对戈壁石的憧憬让接下来的行程变得愈发美好无比。


    我一直相信,人与石是有缘的。所谓“石缘”,人等石,石也在等人。如果有缘,等待千年,相隔万里,石也会到达知遇者手中,若是无缘,即使尽在咫尺,也会与你擦肩而过。


    而我终究是幸运的,因为沿途我遇见了许多我喜欢的戈壁石。


 


再见,白桦林


    没来北疆之前,我一直以为,中国只有东北才有白桦林。到了布尔津才知道,哈巴河边就有一片绝美的白桦林。


我们是翻过白色的栅栏进入林区的。远远望去,秋天的白桦林是那么的美丽,我不想吝啬对它的赞美,但却不知道该怎样来赞美它。白垩色的树干笔直俊秀,明黄色的叶片光艳闪亮,光滑的树干上有着眼睛一样的疤痕仿佛能洞穿一切。林子里的空气清新而又湿润,脚下的落叶踩上去软软的,空气中弥漫着落叶淡淡的香。阴霾的天气让周围的一切越发显得静穆,偌大的林子里竟然听不到鸟鸣。置身于这片静谧的白桦林里,耳边仿佛又想起俄罗斯民歌《白桦林》那优美而又哀婉的旋律——


叶子从白桦树上落在肩膀


它就像我一样地离开了生长的地方


和你在故乡的路上坐一坐


你要知道,我会回来,不必忧伤


又一片落叶随风而下,看着这片落叶在其最华美的时候悄然飘落,我终于理解了这首民歌更深一层的意义,它不只是在倾诉离别的痛苦,同时也在企盼着重逢的快乐,只是这离别也许就是永绝。就像这随风飘舞的落叶虽然可以滋养一个又一个春天,却无法重返青春韶华。我忽然觉得秋天的白桦林是如此的凄美,而这凄美却又让人无比心动。


我很庆幸在深秋时节探访这片白桦林,它让我见证了自然赋予白桦树那出众的美色:白的树干,黄的叶片,挺拔向上傲然耸立,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白桦树,它会成为我在每一个深秋时节的遥想。人的一生总有一些事情让你无法忘怀,这深秋的白桦林会不会是一去不复返的岁月,即将留给我的又一段难忘的记忆?


白桦林,她是我风尘仆仆的旅途中,那一回眸的满目惊鸿。因为有缘,我们偶然相遇,在这北疆大地最美的时节。


我用文字记录下这一路的点滴记忆,为了温暖以后的自己。


 


2013/10/27日于北疆返程的途中


 




乌鲁木齐市小学语文有效教学研讨会现场


 




乌鲁木齐市教研中心的谭莹老师给我发聘书


 




走在大巴扎,感受新疆的异域风情


 




有特警和武警一直巡逻的街道,宁静安详 


 




经过一夜颠簸,我们仨来到北屯 


 




小张先生很理解初来北疆的我,随时让我下车和牛羊合影 


 



我和谭莹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找一块五彩滩的泥石,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


 




秋天的哈巴河,美如画


 




在原始白桦林里,在草丛中


 




秋天是用来怀念的季节,一景一物都蕴藏着思念之意 


 




我带回的那块最大的奇石,就是在哈巴河边遇见的 


 




一路行走一路找寻, 每一块石头都有一个美丽的故事


 



脚边是骆驼刺,远处天边是白色覆盖着的喀纳斯山脉




在前往克拉玛依的途中,和魔鬼城合个影 


 



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头摊


 



我从北疆捡回的戈壁石,它们是我在北疆深秋遇见的最美风景


 



和我喜欢的乌鲁木齐市教研中心的魏燕主任、十五小的钱海燕校长在一起,我一直相信——有一种别离是为了重逢


 



《遇见北疆秋色》有10个想法

  1. 祝贺蝈蝈!
    美,大美!
    悄悄地说一句:你那些个石头,好生喜欢!啥时候到你那里把玩把玩,呵呵。
    [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喜欢“把玩”这个词语,说好了,啥时来?[emot]8[/emot][/quote][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喜欢“把玩”这个词语,说好了,啥时来?[emot]8[/emot][/quote]

  2. 相见而不是偶遇,成就铸成了这一切。为郭老师喝彩![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谢谢噢[emot]28[/emot][/quote]

  3. 亲爱的长辫子老师,你是我的梦,在乌市八一中学听了你的课,我兴趣盎然,接着听了你的讲座,我快乐落泪,教小学语文七年了,一直想做点什么,总缺少一些指导,现在的教学方式让我有些怀疑,却不知如何突破,我想让孩子们多看书,可孩子们却被繁重的作业压得抬不得头,挤不出时间,你的讲座让我看到了乌去边隙的光芒,让我有勇气大胆的尝试新的教学方法,现在我已经开始采用阅读法了,每天十页,午休自读,课间随读,也许,我做得还很拙劣,我迫切的渴望得到指点。你的讲座结束后,我迫不及待冲上台去,想诉说我的渴求,想要你的课件,可是人太多了,你太“抢手”了,转眼人就不见了,我想要你的关于阅读讲座的课件用来学习,那里面有很多我想要的方法和资料和理论指导,当然,我更希望你有时间的时候,给我一些如何开始的指点,我想象你一样,做个幸福的老师……
    我给你留过言,可我没写清想要的东东,你给我发了童诗FALSH,我仿着上了一节童诗课,我班现有三个孩子开始写诗了,我还想要阅读讲座的课件,亲爱的长辫子老师,我的要求过分不呢,期盼你的回音……

  4. 亲爱的长辫子老师,你是我的梦,在乌市八一中学听了你的课,我兴趣盎然,接着听了你的讲座,我快乐落泪,教小学语文七年了,一直想做点什么,总缺少一些指导,现在的教学方式让我有些怀疑,却不知如何突破,我想让孩子们多看书,可孩子们却被繁重的作业压得抬不得头,挤不出时间,你的讲座让我看到了乌云边隙的光芒,让我有勇气大胆的尝试新的教学方法,现在我已经开始采用阅读法了,每天十页,午休自读,课间随读,也许,我做得还很拙劣,我迫切的渴望得到指点。你的讲座结束后,我迫不及待冲上台去,想诉说我的渴求,想要你的课件,可是人太多了,你太“抢手”了,转眼人就不见了,我想要你的关于阅读讲座的课件用来学习,那里面有很多我想要的方法、资料和理论指导,当然,我更希望你有时间的时候,给我一些如何开始的指点,我想,象你一样,做个幸福的老师……
    我给你留过言,可我没写清想要的东东,你给我发了童诗FALSH,我同样喜欢,我仿着上了一节童诗课,我班现有三个孩子开始写诗了,我还想要阅读讲座的课件,亲爱的长辫子老师,我的要求过分不呢,期盼你的回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