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西安


 


十月·西安


/郭学萍


 


1


        飞机到达咸阳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夜晚。等候我的除了徐剑先生,还有张文质先生。张先生还是一年前见到的样子,背着一个藏青色的旅行包,他是转道杭州赶过来的,比我先到一步。


        寒暄之后,我把我的新书《接手新班》送给他,他立刻不好意思起来。“去年在东山岛答应送给你的书《生命化教育的责任与梦想》一直忘了寄,不过我可以送一本我女儿写的小说给你。”言语间掩饰不住一个父亲的骄傲和幸福。


        他的女儿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张格嫣予。这是她的第四本书,书名叫《您拨打的19岁已关机》。看看她的另外三本书名《在夜空中飞翔的精灵》、《被诅咒的游戏》和《青春倒背如流》,就知道这是一个不一般的小女孩。


        忍不住随手翻看了几页,张先生唯恐车内太暗,帮我把车顶灯打开,然后请我吃他从杭州带来的提子。因为是周末,通往西安的道路非常拥堵。汽车走走停停,我有机会透过车窗,看沉沉暮色下重重的雾霾。月亮很亮,心情很好。


        张先生却嚷嚷着头痛,沉重的雾霾让他颇感不适。我说他是一个被福州天空宠坏的孩子,而久居南京的我,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雾霾天气。这时,一直专注于开车的徐先生忽然插了一句:“也只有生活在依山傍海的地方,才会有生命化教育的诞生。”我们三人一起笑起来。


 


2


        讲课的地方在陕西省军区招待所,条件颇为艰苦。更具挑战性的是,我将第一次面对中小学老师谈班主任工作。


        讲课的时间是周六上午,老师们的学习热情非常高。他们就像一个个乖巧勤快的孩子,自始至终一边听一边奋笔疾书,仿佛要把我说的每一个句话,每一个字都记录下来。看得我实在有些不忍心,便说:“大家不必这么努力地去记,我会把课件留给你们。”还有许多站着听课的老师,我也请他们在会场前排的空地上坐下。


        会场的气氛渐渐松弛下来,老师们开始一边听一边笑,这是我所希望的听课状态,就像我平时的课堂一样,始终洋溢着自由、快乐的气息。


    老师们的专注和用心算是对我讲课的一种鼓励,我和他们说了我理想中的班级管理应该有这样三重境界,即:制度管理、人文管理和人格管理。因为自己是语文老师,所以在谈班主任工作的时候,我不会拘泥于一般性的班级制度建设,更多谈的是如何结合自己的语文教学,进行班级文化管理。


        班级文化是班级内部形成的共同价值观、思想、作风、行为准则的总和。具体表现为教室环境、班级设施、班级文化团体、人际关系、班风学风等。它是一种无形的教育课程,具有无形的教育力量。


一间教室能带给学生什么,取决于教室桌椅之外的空间流动着什么。相同面积的教室,有的显得很小,让人感到局促和狭隘;有的却显得很大,让人觉得有无限伸展的可能。是什么决定了教室的尺度?教师。教师的面貌决定了教室的内容,教师的气度决定了教室的容量。


        而教师的气度,来自于她诗意的生活态度、对儿童的观照、比玫瑰花更柔软的爱心、如水般智慧,以及对教育亘古不变的执著。这也是我在讲课中提炼出来的几个关键词,即:诗心、童心、爱心、慧心和痴心。


 


3


        晚上,几位郑立平老师的“粉丝”请他喝茶,我作为郑老师的朋友也被一同邀约而去,被同时邀约而去的还有另一位全国优秀班主任宁杰。


        张文质先生是生命化教育的创始人,郑立平老师是全国民间班主任成长研究会创始人,他们都是思想的行走,和他们交流,每一次都会收获很多。


        喝茶的时候,郑老师一直在促使我们对教育的本质进行追问。我说:“教育就是生长,其本质是人的发展,也就是说,教育的过程就是发掘人的天性、潜能以及潜在价值的过程。教育决不仅仅是某一种技术,而应当是一种大智慧。培养‘人’比培养‘才’更重要!”


郑老师则用孔子说的一段话对教育的本质进行了阐述,那就是:“志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具体而言,“道”是一种可以提高心灵境界的东西,是人的安身立命之本,也可以说是一种哲学体系。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德”是一种完美人格的道德规范;“仁”是完美的人格,是一种精神境界。“艺”,即六艺,指礼、乐、射、御、书、数,是孔子的教学内容。概而言之,孔子培养学生,就是以仁、德为纲领,以六艺为基本,使学生能够得到全面均衡的发展。


就这样边喝茶边聊教育,时间倏然而过,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不知谁总结了一句,如果我们不能改变“冬天”,与其愤怒、抱怨春天为什么还不来到的时候,不如尽自己的力量和可能,做一个温暖如春的小屋。


这句话不免有些理想,然而没有理想,教育何存?


 


4


        我在讲课间隙,一个人去了大雁塔。


十月,大雁塔牡丹园里的白色月季开得正好,南广场上的白色月季花也开了,在迷蒙的暮色中,是那样的静谧、安详。


银杏的叶子黄了,松树上结出好看的松果,一片一片,像花瓣一样。大雁塔是平静的,牡丹园是平静的,玄奘三藏院是平静的,每一个像花一样漂亮的松果是平静的,就连法堂里众僧诵经的声音,在我听来也是平静的。


从大雁塔出来,我像众多好奇的路人一样,在百工坊前看了一会儿西洋镜。店主复古的着装,拖着腔调的解说,把我一下子带到了小时候。


有一种平静,来自喧嚣深处。


 


5


        家住西安的老诗人王宜振听说我到了西安,非常开心。


第一天晚上,他兴致勃勃地提来了一包书送给我,这是一套他刚刚出的新书《作文课讲稿》。


第二天讲课结束,他又兴致勃勃地赶来,带我去陕西历史博物馆。这是我国第一座大型现代化博物馆,馆藏文物多达37万余件,上起远古人类初始阶段使用的简单石器,下至1840年前社会生活中的各类器物,时间跨度长达一百多万年。其中的商周青铜器精美绝伦,历代陶俑千姿百态,汉唐金银器独步全国,唐墓壁画举世无双。


我一边参观,一边不时地发出惊叹,老先生一直跟在身后,时不时地提醒我,抓紧时间。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先生居然带了水和苹果,在参观完两个展馆之后,他叫我坐下来休息一会,喝点水,吃个苹果。然后继续看第三个展馆。


这种细微的关照,让我深刻地感受到一位老诗人的情怀。


 


6


        没有吃过泡馍,就不算到过西安。为了不辜负这趟短暂的西安之行,我在王宜振老先生的陪伴下,去南门一家老字号吃了一碗牛肉泡馍。


        手撕泡馍实在是一件很消磨时光的活儿,一边和老先生唠嗑,一边撕着泡馍,任光阴一点一点地从指缝间溜走。


离开西安的时间很快便到了。


 


2013/10/21


 


讲座现场专注于做笔记的老师们


 




那些一直站在过道上听课的老师们


 



和张文质先生、王丽琴先生合影


 


 


 



有着共同理想和信念的教育人


 




大雁塔是平静的,深秋是平静的
 




我一直相信,平静在喧嚣深处


 



诗人的热情让我感受到一种深刻的美好


 




没有吃过泡馍,就不算到过西安


 


《十月·西安》有12个想法

  1. 短暂的西安之行,既然给郭老师留下诸多回忆,古都西安质朴、热情,随时欢迎您的轻盈足迹。

  2. 看来长辫子老师的这次西安之旅还不错,希望以后有机会多来西安,我喜欢听您的讲座,听您诗意的语言[emot]45[/emot]

  3. 郭老师,我想把你在西安讲课的内容下载下来,分享给我的同事,请问在哪下载?你能给我传一份吗。谢谢!

  4. 你好,老师,我 觉得教育学会忽悠人,说好课件能下载,我听了你们两天的课,的确很精彩,想整理一下笔记,单就是无从下载。[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我的课件已经被教育学会的人拷贝去了,他们不是说挂在教育学会的网站上吗?给我你的地址,发给你![emot]8[/emot][/quote]

  5. 郭老师,我想把你在西安讲课的内容下载下来,分享给我的同事,请问在哪下载?你能给我传一份吗。谢谢!我的地址是374299279@qq.com,求您了,明天我要给同事们传达呀![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已发,注意查收![emot]8[/emot][/quote]

  6. 老师好,我真没想到你会回复我的 留言,其实那天我几乎就座在地板上听完你讲座的,今天又看到你去新疆的图片和文章,好美!我知道你很忙,若有空,在西安的课件发我邮箱cgwzzyq@126.com,谢了![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刚到家,已把课件发至您邮箱,请查收[emot]1[/emot][/quote]

  7. 郭老师,我是今年才开始教书的一个小学老师,我已经在我的班级里推广读书了,似乎没有你做得好,学生兴趣不是很大,您能给点建议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