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小说阅读推荐与指导

【话题3

儿童小说阅读推荐与指导

 

一、儿童小说的定义:写给儿童看的,描写儿童的生活与成长的小说。

 

二、儿童小说的主要特点:

1、人物形象——以儿童形象为主,或以儿童视角所表现的成人形象;

2、故事情节——以儿童行为为中心展开;

3、环境描写——以儿童生活的背景和场所为主。

 

三、儿童小说作家:

国内比较著名的有:张之路、曹文轩、黄蓓佳、秦文君、杨红樱、梅子涵、伍美珍、郑春华等;国外比较著名的有:【瑞典】林格伦、【加拿大】L·M·蒙哥玛利、【英】弗·霍·伯内特、【日本】黑柳彻子、古田足日、【美】马克·吐温、E·L·柯里斯伯格、【美】克莱瑞《亲爱的汉修先生》等。

 

四、推荐阅读书目:

张之路《第三军团》


曹文轩《草房子》

黄蓓佳《我要做好孩子》

秦文君《男生贾里》

杨红樱《五·三班的坏小子》

梅子涵《戴小桥和他的哥们》

伍美珍《我的同桌是班长》

郑春华《非常小子马鸣加》

【瑞典】林格伦《淘气包埃米尔》

【加】L·M·蒙哥玛利《绿山墙的安妮》

【英】弗·霍·伯内特《秘密花园》

【日本】黑柳彻子《窗边的小豆豆》

【日】古田足日《一年级大个子二年级小个子》

【美】马克·吐温《汤姆·索亚历险记》

【美】E·L·柯尼斯伯格《天使雕塑》

【美】凯特琳·佩特森《通向特拉比西亚的桥》

【意大利】万巴《捣蛋鬼日记》

【意大利】亚米契斯《爱的教育》


 

四、儿童小说的阅读指导:

感受人物形象

儿童小说以塑造儿童形象为主。相对于成人而言,儿童的生理、心理都不成熟,或者有待成熟、正在走向成熟。他们时时都在变化着,成长着。我们要让儿童读者去欣赏和自己同龄的孩子,去提高对同龄孩子的认识。

1、概述:

那个上课的时候站在窗边和燕子对话的“小豆豆”;一出生就能弹得很高的“马小跳”;从小就调皮捣蛋的汤姆,用包莉姨妈的话来说,就是“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样的孩子”;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安妮,却是个想象力丰富的小姑娘,她爱说话,只要一开口就听不下来;戴小桥,也是“淘气包”一类,有“中国的小尼古拉”之称;一年级的正也是个大个子却胆小如鼠,二年级的秋代是个小个子却胆大包天;还有那个很普通又很不普通的雷伊……

这些儿童小说的主人公,都是经典的儿童形象,他们之所以能深入小读者的心灵,是因为孩子们常常能从这些主人公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2、重点介绍:

《淘气包埃米尔》中埃米尔,是一个小男孩,五岁,住在瑞典的斯莫兰省伦纳贝亚郊区卡特湖尔特庄园。他强壮得像一头小牛,又野又拧。村民一说到他就会唉声叹气:“那个埃米尔淘气、闯祸的次数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还多。”

好,就让我们看看《淘气包埃米尔》里面的两个故事的标题吧!第一个故事有一个很长才标题《522日星期二,埃米尔把头伸进汤罐子》;第二个故事也有一个很长的标题《610日星期日,埃米尔把小伊达当国旗升到旗杆顶》。

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淘气包?他们天真烂漫,快乐无比。无论他们到哪里,哪里就变得乱七八糟。读着他们令人捧腹的故事,对于想放松一下心情的孩子们来说,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体会语言特色

小学生读课外书,往往只对书中的情节感兴趣,对书中精彩的语言却很少在意。小说的故事情节曲曲折折,充满悬念,教师假若不作引导,学生很容易一味追求故事的情节而忽略了小说的语言。

1、概述:

一本书就是一座小型的语言宝库,我们要养成体会和积累语言的习惯。

曹文轩小说的语言魅力是让人难以忽视的,他长于用大量干净而优美的语言为读者描述了一个美丽世界。洁净感、细腻感和画面感,是曹文轩小说语言描写的三大特色。

梅子涵很唠叨,细细碎碎,但很富有感染力,他的儿童小说《女儿的故事》《戴小桥和他的哥们》等等,都是絮絮叨叨的产物。唠叨、幽默、风趣。

<!–[if !supportLists]–>                                <!–[endif]–>秦文君则善于用一种“独脚戏”式的语言讲儿童趣事。

2、重点介绍:

“我叫朱多星,但许多人都叫我智多星,这样我就等于有了两个名字。”

“姑妈不能笑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是个超级胖子,胖得简直就像是熊的亲戚。如果,她弯下腰抱住腿,那就成了一个地球仪。”

“姑夫很瘦,谁都别指望在他胳膊上找到隆起的肌肉,他的脸颊凹下去,仿佛永远做着吸麦秆的动作。”                      ——摘自秦文君《调皮的日子》

在阅读这些儿童小说时,随时关注这些精彩的语言,你便会越读越有滋味。日久天长,便会内化成自己的语言。

 

■理解小说主题

儿童的精神成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阅读适合年龄发展的优秀作品,孩子们应该学会去思考蕴涵在曲折离奇的故事中的有关友情、责任、信念等人生的重要课题,让渗透在字里行间的精神养料润泽孩子的心田。

张之路《第三军团》中对凛然的讴歌;亚米契斯《爱的教育》对爱的阐释;凯特琳·佩特森《通向特拉比西亚的桥》则告诉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学会悲伤;万巴《捣蛋鬼日记》中加尼诺种种令人捧腹大笑的故事,开启了所有人孩提时代的共同秘密,在幽默与欢笑之间,重温了一段快乐而委屈的童年时光;《亲爱的汉修先生》没有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故事和文字,一切都是淡淡的、含蓄的,但它带给我们的感动却刻骨铭心,让人无法释怀……

阅读这样的小说,既享受到了阅读的愉悦,又得到了精神的洗礼,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附1】阅读推荐:

别样红楼别样情

 

/郭学萍

 

如果说从《三国演义》读出“忠”,从《水浒传》读出“义”, 从《西游记》读出“诚”,那么,从《红楼梦》读出的无非是一个“情”字了。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有人说《红楼梦》是一本百科全书,雅的,有教人吟诗作对,拨弦弄曲,挥毫作赋,立社叹韶华;俗的,有教人风俗礼节,济世救人,布景建筑,猜拳行酒令。曹雪芹以诗人的锦心绣口,为世人留下了“灿若明霞,莹润如酥”的千古绝唱。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曹雪芹笔下的人物,个个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叹为“经典”。英国“戏剧之父”莎士比亚一生描述过的四百人物分述在三十多部著作中,而曹雪芹一生描述过的四百人物尽在《红楼梦》中,且个个血肉饱满,形象鲜明。上至王妃公侯,下至婢女奴才,如果没有充分的观察认识,便不能深入细致地刻画,使之重现于读者面前。虽然当中还可以分几类来讲,但许多年龄接近,地位相若,背景相似的年轻女子,要使之面目各不相同,个性各自显现,实非易事。

作为“金陵十二钗”之首的黛玉,初见她时,作者并未直接着墨描绘她的美,而是巧借凤姐之口来突出她的绝世之色。“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美人儿,我今天也算见到了!”王熙凤的一席话,带给读者无边的想象:这棵绛珠仙草,究竟是怎样的妩媚袅娜?

当然,曹雪芹在刻画人物形象时,不仅长于画形,更善于描心。黛玉性格里独有的叛逆和孤僻,以及对世俗的不屑一顾,令她处处显得特立独行,卓尔不群。花前痴读西厢,毫无避讳;不喜巧言令色,言随心至;崇尚真情真意,淡泊名利……种种这般,都使得她像一朵幽然独放的清莲,质本洁来还洁去,一如碧玉般盈澈透明。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曲“黛玉葬花”,让多少人为其心碎。远远地盼那东风吹来,绿了大地,红了山野!却终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以诗词为心的她——冷艳、敏感、悲情。

较之于“弱柳扶风”般的黛玉,宝钗长得珠圆玉润,“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被戏为“杨贵妃”。宝钗不仅外表温润丰腴,性格也玲珑圆润。正所谓“宰相肚里能撑船”。在贾府这个派系复杂,矛盾重重的大家族中,宝钗深谙人情世故,有着很强的世俗生存智慧,处处讲究周全,能识大体,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就是那些小丫头们,亦多喜与宝钗去玩。在宝钗过生日时,明明是贾母给宝钗点戏,宝钗却尽点些贾母喜欢的戏。在对泼辣、恶毒的嫂子夏金桂时,宝钗也是绵里藏针,妥善对付。即使是对被人看不起的赵姨娘,她也未尝表现出冷淡和鄙视的神色。因而,得到贾府上下的敬佩。所以说,在我眼中,宝钗也是一个可爱之人,清心寡欲、性格素淡的她——道是无情却有情。

再说那“混世魔王”——宝玉,黛玉初次看到他,“只见他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脖子上的五色丝缨络系着块美玉,活脱脱一个英俊少年。”在宝玉眼里,“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作为贾府第一大公子,宝玉对所有女性没有尊卑之界,没有主仆之分。他厌恶被统治者奉为经典的《四书》《五经》,不愿考科举,却对《西厢记》之类的书视为珍宝;他能给大观园题对额,能为心爱的丫鬟写诔文。在他心中,每一个生命都值得珍视,即便是那些花草树木。当他在沁芳闸桥边,看到桃花“落得满身满书满地皆是”,“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些花瓣,来至池边,抖在池内”,让花瓣“流出沁芳闸区”。他把花视为有生命的,而生命是美丽的,所以他爱花,惜花,让花儿“质本洁来还洁去”,这就是“似傻如狂”的宝玉,他——愚顽、叛逆、痴情。

“千古凄凉只如此,繁华原亦累多情。”古往今来,一个“情”字牵扯了太多的大喜大悲,一个“情”字包含了太多的世事变迁。《红楼梦》就是以林黛玉、薛宝钗和贾宝玉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叙说了贾府由盛而衰,由烈火烹油、繁花似锦到革职查抄、树倒猢狲散。比之《三国演义》的中原逐鹿、狼烟四起、刀光剑影,《红楼梦》几乎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全是些琐碎慵散、不疾不徐的日常生活图景。

如果说《三国演义》是“辫状结构”,讲求大场面的组合,《水浒传》是“链状结构”,把林冲的故事、鲁智深的故事、武松的故事等等环环紧扣在一起,那么《红楼梦》则是由日常生活的涓涓细流编织而成的“网状结构”,互相牵连,纵横交错。不同性格的人物,犹如纷纷扬扬的雪花,静静地、不事张扬地飘落在潺潺作响的生活溪流之中,化了,不见了,却又栩栩如生,让你耿耿而不得忘怀。

无论是《史湘云醉卧芍药茵》时的纵情,还是《晴雯撕扇千金一笑》时的性情;无论是《花袭人劝宝玉苦读》时的真情,还是《贾迎春误嫁中山狼》时的苦情;无论是《十二钗齐聚大观园》时的怡情,还是《史太君寿终归地府》时的伤情……风过声起,情飞满天。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各种酸甜苦辣又怎一个“情”字了得?

细细想来,不禁要佩服作者笔墨之神。每出场一个人物,必先极自然地点带其名,仿佛你早就认识他,不期然在这儿又碰上他似的,再拣他那顶重要的特点精妙地勾上几笔,像要帮你忆起这个熟悉的人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于是这个人也便真正成了你的熟人。往后每章每回,他的名儿再出现,就像同你打了次招呼似的,怎好意思再忘!

黛玉、宝钗、探春、湘云……一个个美丽可爱、才华横溢的女子,就这样从大观园中走过,或沉默,或嬉笑,她们依着自己的风格走在属于自己的轨道上。然而,却偏偏都逃脱不了命运多舛。

红楼一梦,梦的是繁华过后的悲凉;读者一梦,梦醒后还是柴米油盐。真真假假不必分辨,“现实”才是“红楼一梦”最终的结局!正所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每个人从不同的角度去看红楼梦都能得到一些不同的收获,这也正是红楼梦的魅力所在。

明明所有的结局都已了然于心,细节仍然不肯错过。这就是经典!

【备注】

    此文刊登于《特级教师伴你读名著》系列丛书


【附2】读后随感

独 爱 湘 云

 

文/郭学萍

 

如果说《红楼梦》中的女子都能呼之欲出的话, 我最愿意见到的是史湘云。

“也宜墙角也宜盆”的她,自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她不是《红楼梦》中最美丽的女子,却是《红楼梦》中最令人愉悦的女子。她能在快乐的时候不去想那些多余的不快乐,在嬉笑怒骂中从容自若地走过每一个风刀霜剑的日子。她的生活因简而明,因明而乐。

 

□我爱她,因为她身世凄惨却不顾影自怜。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这种孤独无助的辛酸滋味,只有自懂事起脑海中就找不到半点对父母记忆的史湘云才能彻底透悟。

书中第三十二回,当宝钗得知袭人请湘云帮着做些针线活计时,曾悄悄对袭人说:“我近来看着云丫头的神情,再风里言风里语的听起来,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作不得住。他们家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多是她们娘儿们动手。为什么这几次她来了,她和我说话儿,见没人在跟前,就说在家里累的很。我再问她两句家常过日子的话,她就连眼圈儿都红了,嘴里含含糊糊待说不说得。想其形景来,自然从小儿没爹娘的苦。我看见她也不觉的伤起心来。”

书中并没有湘云因自己身世凄惨而向他人诉苦的正面描写,然而通过宝钗之口可以得知,贵为侯门千金的湘云,在家里竟被挤兑得如此不堪。然而她没有沉溺于幼年的不幸,而是勇敢地快乐着自己,也快乐着他人。热闹的地方,一定少不了她;有她的地方,一定会变得更热闹。

在第二十回,她刚一出场,就“大说大笑的”。这以后,在噤若寒蝉的贾府中,随时可以听到她的笑声。第四十回,刘姥姥在吃饭时说了一句“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满屋子的人都乐不可支,其中湘云笑得最豪爽、最开怀,竟是把一口饭笑喷出来。第三十七回中,大观园诗社轮流做东,湘云没有钱,她就坦然接受了宝钗的资助,设了一席螃蟹宴,还兴致勃勃地和宝钗一起“夜拟菊花题”,第二天高谈阔论,开开心心地和众姐妹持蟹赏菊、赋诗吟咏,千古雅事,好不过瘾。她的快乐没有一丝做作,全部发自内心。她就像一缕明媚的阳光,盛开在我的眼里;她就像一阵自由的清风,活跃了大观园沉重的空气。

人生总有许多不如意,然无可改变,也就无所谓去悲伤。实际上,外观愚钝的湘云对人生的起落看得比谁都明白。但她从不暗自神伤,更不怨天尤人。她是乐观的,所以容易快乐。她从不因小事斤斤计较,也不会为琐事伤神多愁。她就像是童话王国里的公主,天真浪漫,傻傻地幸福着自己的幸福。

在大观园中,她的“主子、下人”的观念是最轻的。对上,她不惧怕不媚俗;对下,她不嘲笑不欺负。她活得不卑不亢,不骄不诌。正如她对黛玉所言:“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象自苦。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何况你又多病,还不自己保养。”读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个词语“大智若愚”,把它用在湘云的身上,是不是非常合适?

 

□我爱她,因为她身在凡尘却不染尘埃

简单,一朵小小的矢车菊,如果你简单,这个世界就简单了。

我眼中的湘云,便是开放在贾府深院中的一朵矢车菊。她洞悉人心,却毫无心计,就像一条活泼喧腾的小溪,清澈的心灵一览无余。

第二十二回中,凤姐说一个小戏子像大观园中的一个人。大家心知肚明,却都缄口禁言。只有史湘云接着凤姐的话笑道:“倒像林妹妹的模样儿。”宝玉赶紧使眼色,劝她别说。湘云恼了,当晚便让丫鬟收拾衣服要回家。她的这种心直口快、口无遮拦的特点,一直到她出嫁前都未曾被岁月的风尘湮灭。

她不会掩饰,也不屑于掩饰,说话待人皆出自真心。她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邻家小妹妹,率性真实地生活着。大观园不是她的家,只是作客的湘云每每喧宾夺主。她的善良与明智,使她超脱了身份的羁绊,从而一身轻快地行走于贾府,成为贾府中快乐的客人。当她如春风般掠过我们的视野时,我们常常陶醉于她的风度而浑然忘却其它。

她就像一朵不染凡间一点尘的白云,自由,舒展,随性。书中两次写到她的睡态。一次是和林黛玉对比着写的。“那林黛玉严严密密裹着一幅杏子红绫被,安稳合目而睡。那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又带着两个金镯子。”林黛玉的睡态是凤姐形容的“风吹吹就坏了”的“美人灯儿”的睡态。史湘云是一个大大咧咧、欢蹦乱跳的姑娘,所以睡觉的时候也不老实。

尤其是书中的第六十二回“湘云醉卧图”,更是把湘云内心的无尘表现得美不胜收。画面上芍药丛中,但见湘云席石而卧,看似醉眼朦胧,实已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蜜蜂蝴蝶闹嚷嚷的围着,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搀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

在大观园的少女之中,能够如此坦然地在花园石凳上睡觉,且睡得如此香甜、美好,又如此诗意盎然的,除了湘云,还有谁?此种境地,什么女儿章法,什么礼教规矩,一任清风吹个干净,一由酣醉抛却云外。

湘云醉卧,随醉欲仙,便是对虚伪矫饰的不屑。在那样的年代,在那样的家族里,那样一个小时候丧失父母的女孩子,能那么优雅,那么洒脱,那么豁达,那么无所顾忌,是多么难得!青石上酣眠的倩影,为这清寂的园子平添了几分生气。

她聪明至极,又单纯至极,虽处凡尘俗世,却能保持人类的“千古童心”,这真的不容易!

 

□我爱她,因为她满腹才情却不持才傲物

大观园中的女子,个个奇崛毓秀。看似没心没肺的湘云,她的诗总是来得最快,也来得最多,并且表现出潇洒迭宕的风格。

第三十七回,众女子结社吟诗咏海棠,湘云来迟了,在别人几乎已将意蕴说尽的情况下,她却一心兴头,等不得推敲删改,一面只管和人说着话,心内早已和成,即用随便的纸笔录出,递于众人。但这两首一出,就是海棠诗社的压轴诗了。

众人看一句,惊叹一句。“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玉烛滴干风里泪,卷帘隔破月中痕”……这样的锦绣文字,从湘云无邪的口中喷薄而出,怎不令人赞叹和激赏?

在第五十回“芦雪庵即景联诗”中,她更是锋芒毕露,口吐珠玑,妙语叠出,当仁不让,一人力战宝琴、宝钗、黛玉,才气纵横,赢得众人喝彩。凹晶馆联句时,史湘云的机敏反应和新巧答对直逼潇湘妃子。“寒塘渡鹤影”的诗句让一贯心高气傲的黛玉也忍不住赞叹道:“何等有景且又新鲜,我竟要搁笔了”。湘云是当之无愧的才女,她见暮春柳絮即作《如梦令》;醉卧芍药花下还吟诵李白的“玉碗盛来琥珀光”。这些无不凸显出她如泉的才思。

更可敬的是,她虽满腹才情,却不持才傲物,不端着贵族的空架子。书中,我们经常见她和平儿,香菱等玩耍。丝毫不见大家闺秀的扭捏之态。她既无视高低贵贱,又不拘于男女之别、与人相交、一片本色。

在三十一回的阴阳之辨中,翠缕的喋喋不体、她的循循解答,使主仆间弥漫着一片宛如姐妹师生的平等气息。

在群芳射覆的游戏中,香菱慌乱得毫无头绪,众女子都在旁笑观其败,幸灾乐祸。唯有湘云为之急得抓耳挠腮,不由自主地做出侠义之举——为香菱私传谜底,结果因作弊当场被捉住,但她依然乐呵呵的。

有一次,大家庆祝宝玉、宝琴、平儿同一天生日,在闹哄哄的气氛中,只有湘云能记得邢岫烟也是同一天生日,岫烟是一个淹没在人群里的平民女子,别人只知道和关注贵族女子,而湘云却能让这位贫寒的女子顺势也过了个喜庆的华诞。

这些或许是些小事,但在为香菱、岫烟这类女子关心挂心的问题上,充分表现了湘云的侠义和善良。她心意明媚,不喜欢犹抱琵琶半遮面,举手投足,都痛快淋漓。她极好相处,又很贪玩。她的旷达不是一种出世的孤傲,而是一种入世的情趣。她的出场总是给人们带来欢乐,她的才情和真情,就这么深刻地打动了我。

 

□我爱她,因为她虽为女辈却有名士风流

在天为风,在地为水,是为风流。说一个人风流,是指他自然自在地生活做事。史湘云是真名士,也是真风流。在大观园女儿国中,须眉气象出以脂粉精神最明显的要数史湘云了。她不拘礼教、行迹无辙、奇才俊迈、任性不羁、天生侠骨,皆使她不同于一般女子。

她是一个极爱说话的人,是“话口袋子”,对人对事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第四十九回中香菱要学诗,不敢罗唆宝钗,就向湘云请教,她“越发高了兴,没昼没夜高谈阔论起来。”为此,宝钗批评她“不守本分”,“不像个女孩儿家”。

她喜爱男装打扮,在第三十一回中,她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穿上,额子也勒上,猛一瞧倒像是宝兄弟,就是多两个坠子。她站在那椅子后边,倒也玉树临风,哄得老太太一个劲儿地叫宝玉,并且说“倒扮上男人好看了”。在程朱理学占统治地位的封建时期,她的装扮即使算不上惊世骇俗,也是胆大妄为。要知道,笑不露齿,坐不露膝,是那个时代名嫒淑女的外在行为标准。对史湘云而言,一切礼法都成了多余品,与人交只以心相向,既不踞傲,也不谦恭,一切只率性任情,从不前瞻后顾,有一种天马行空的奔放和无羁。

她在大观园诸女子中能发出新鲜美丽不同流俗的光彩,就在于她既天真又认清的性格。她听见别人结社吟诗,就抢着参加,对自己的兴趣和才华不加掩饰。吃了别人的酒,就要还席,也不计算自己有钱没有。得到了几个绛石戒指,就大方地分赠给朋友们,也不管别人是否看得重。她就是这样一个自然之物,如娇花临水般独立于十二钗之间。她的思想与感情似乎都缺了点深刻老到,然而正是这种稚嫩纯真使她显得空灵透脱、胸无纤尘。

她行事不拘小节,兴之所至,任由挥洒。第四十九回中,她和宝玉在雪天里,割腥啖膻,烧烤鹿肉。黛玉嘲笑说:“那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庵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庵一大哭!”可湘云却反驳她说:“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的膻的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只这几句话就批倒了一切矜持,多么痛快!

她喜欢大声说话,大声谈笑,大碗喝酒,大快朵颐,好一个放浪形骸之外!她作起诗来像抢命,划起拳来也是掖肘捋袖地“三”“五”乱喊。这种行动上的豪爽与语言上的诙谐是相得益彰的,无论什么话题只要从云姑娘口里传出就有与众不同的味儿。她胆子极大,天不怕地不怕,当那只仙鹤把林黛玉吓得花容失色的时候,她居然能找来石块向那个“鬼”扔去。她似乎有着侠义的天性,知道邢岫烟受迎春丫环的气了,居然能卷着袖子要去评理,整个儿豁出去的形象,颇有几分楚留香仗剑天下,令孤冲笑傲江湖的风采,让人觉得她活得真实,活得尽兴,活得天然,活得豪迈。

虽然湘云的结局至今亦是众说纷云,但不能否定,湘云的出现始终像几缕飞云一像悄然,她的离去隐约着许多温暖却没有痕迹。

 【备注】

    此文刊登于《乡村教育家》2011年第6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