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诗歌一起回家

 


和诗歌一起回家


——郭学萍、周益民名师工作室联合教研散记 





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一定还有诗和远方。


——题记


 


    秋天似乎不能没有雨,雨的声音就是秋的声音。在这样一个和诗歌对话的季节,这场秋雨来得正好,让第二实验小学逼仄简陋的校舍有了些许诗意的迷蒙。


    《秋天》的作者王宜振老先生来了,《七彩语文·教师论坛》杂志主编袁浩校长来了,常州新北区新桥实验小学的童诗专职教师任小霞来了,还有鼓楼区教师进修学校语文教研员朱庭梅老师,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著名的课外阅读推广人周益民,包括鼓楼区教师进修学校的许校长、鼓楼区教育局小教科的曹科长、名师培养中心的肖鹃主任,以及许许多多对诗歌教学满怀兴趣的老师们都来了。如果不是因为乐语姐姐临时有事,不能赴约,这将是一次多么完美的相聚?然而,没有遗憾不是人生。毕竟,这是一次关于诗歌的对话,这就注定整个过程,时时充满着意外,又处处充盈着欢喜。


 


精彩,写在每一张沉默的“课后反馈表”上


    两位执教的老师都很美,一个粉红,一个橙黄,代表着梦幻夏末和甜蜜初秋。两位执教老师都很用心,前者用心品味出秋之声、秋之色、秋之味、秋之情,后者用心引导学生感受诗歌的音韵、意境和童趣。


    两节课,两种风格,两种境界。把她们放在一起,不是为了简单地比较,而是为了寻求两种思维的碰撞,以触动老师们对诗歌教学的思考。2011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第二学段,关于“阅读”目标和内容一共有9条,其中第6条的内容是这样的:“诵读优秀诗文,注意在诵读过程中体验情感,展开想象,领悟诗文大意。”那么,从语文教学的角度来审视,语文教师究竟应该如何组织诗歌教学活动,才能既帮助学生理解作为课文的诗歌本身,又激发出学生对诗歌的热爱之情,进而培养一种诗意生活的人生态度呢?


    关于这个话题,没有老师现场提出,更没有老师就两节课做出现场评价。在我看来,评价的确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因为它是一种导向,最怕的就是误导,这也许就是大家不愿直接触碰这个话题的原因。然而,从现场收回许多“活动反馈表”可以看出,老师们其实都在认真思考。


拉萨路小学陆宁老师说:“很喜欢今天的主题——和诗歌一起回家。诗,拥有心灵的温度;家,一个真实的地方。让心灵自由地,诗意地,回到最真实的地方;让一切感触、情绪在文字间流淌;让一切的幻想在诗行中实现。多么希望孩子们在美妙的诵读中,怀想,陶醉,美好。”


马台街小学的贾茜老师说:“诗歌是一种字数虽少但含情量最高的文体,具有撼人心魄的力量。所以,我们的诗歌教学应少一些理性,多一些感性;少问一些‘为什么’,而是多为孩子创设一定的逼真情境,让学生回到和作者一样的诗歌现场,产生发自内心的理解,使诗歌的原质和作者在同一声道里流淌出来,唤醒孩子意识到‘诗’之所以为‘诗’的理由,挖掘出沉潜在孩子心灵深处的诗心。”


汉口路小学王曦老师说:“教师化身为诗人,带着孩子在诗意、诗情、诗境中感受诗的语言魅力,让心灵秀美,学会诗意的生活。师生在诗中共同阅读,共同体验,共同成长。”


琅琊路小学杨卉老师说:“以儿童的视角去还原诗歌的意境和情趣,营造诗歌教学课堂独有的魅力,鼓励不同的孩子诵读出心中的诗歌节奏。最理想的诗歌教学课堂应该是顺应儿童天性发展的有情有趣的课堂。”


……


虽然在现场,并没有机会让老师们把反馈表上写的说出来,但两节课犹如两粒漂亮的小石子,在与会老师们的心中划出一道道好看的涟漪。我一直以为:研讨活动最终要义,不是为了“统一思想”,更不是为了寻找“统一答案”,而是为了推动我们对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甚至熟视无睹的教学常态进行深度思考,并在现实允许的范围之内进行切实可行地实践与改良。


思者无言。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理想的诗歌教学“模样”


    他行动缓慢的样子,让许多老师误以为他很老。然而,正是许多很老的人,常常可以写出童年的诗句。从这个角度来看,老人就是孩子。


    如果我也能活到98岁,会不会像那个叫作柴田丰的老妇人写出热烈的青春诗句?或者像90岁的老诗娃娃圣野写出比小雨点儿还活泼泼的儿童诗?


    我们常常慨叹,这是一个缺乏抒情的时代,也是一个诗歌匮乏的时代,语文教师这一群体中,真正热爱诗歌,懂得诗歌的并非多数。教师自己读不懂现代诗歌,无法准确理解现代诗歌中诸多复杂意象背后的深刻隐语意义,又不愿在备课中通过大量的专业阅读,获取必要的知识支撑,这就注定了现代诗歌教学必然难以走向深入。王宜振的这场微型讲座《我心中的诗歌教学》算是对老师们进行了一次诗歌的启蒙。关于诗歌教学,他阐述了以下五个观点:


观点之一:新诗教学要引导孩子自由地联想


观点之二:新诗教学要启迪孩子丰富的想象


观点之三:新诗教学要教会孩子全新的发现


观点之四:新诗教学要培育孩子真实的情感


观点之五:新诗教学要寻找孩子独特的感受


他的这些观点我们似乎都不陌生,但要在我们的诗歌教学中真正得以体现,却也并非容易之事。老诗人在讲座的结束时说道:“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完善、健全人格和人性的发展,而它的最高境界却是诗性。一个人享受诗意的陶冶,过着有诗意的生活,这便是一个人所追求的崇高的精神境界。愿我们的语文教学承担起这一光荣的使命,打造全新的一代新人。”


参照他的五个观点,我们可以回溯一下前面上过的两节诗歌教学课,两位支教的老师也可以积极反思:哪些方面做到了,哪些方面还存在着明显不足?这样一个缓缓反刍的过程,就是一个慢慢提升的过程。关于诗歌教学,我有几点自己的想法:


其一:儿童诗教学,需要“灵动轻盈”。就像我在课前反复提醒熊梅老师时说的:“你就带着孩子们走在风朗气清的深秋,来到桂花满枝的村头,穿过野菊遍地的羊肠小道,走进硕果累累的果园,看到成片成片的玉米和高粱,远处田野上传来欢乐的歌……你们高兴了就伸出手去揽一枝桂花凑在鼻尖闻一闻,或者一朵路边的野菊,要不,踮起脚尖去够一个红通通的苹果……总之,诗歌教学要入情入景入境。


其二:儿童诗教学,需要“放眼整体”。如何营造出课堂中诗意的视角呢?我认为需要从整体入手,借助巧妙的预设,引导学生调动自己的审美经验、体验,通过动手、动脑而实现“诗心”勃发的目标。教学就是要善于抓住学生与诗歌情感相联系的通道,让诗歌美好的情思与生活发生真实的联系,进而开启学生的心扉,调动学生的想象,促进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转化和升华。


其三:儿童诗教学,需要“立足儿童”。儿童诗教学是语文对生命的启蒙教育,应该从儿童的实际和需要出发以儿童的视角,用最贴近儿童生活的方式引领儿童的心灵与诗歌对话,与自然对话,与生活对话。这种对话应该处处洋溢着生命的活力,时时滋养着儿童的精神世界。


其四:儿童诗教学,需要“有效诵读”。诗歌教学中的诵读需要精心安排,如果没有反复的吟咏玩味,诗歌的味道总是很难被学生品赏出来。在诗歌教学的诵读环节,我常思考三个问题:第一,该如何组织起合理有效的诵读?课堂上可以安排多少次诵读,每次诵读,都有一些什么样的目标呢?这样的目标,是否真的能够通过诵读来实现?第二,诵读的同时,需要牵引出哪些问题?为什么要牵引出这些问题,它们是否必不可少?第三,反复诵读中,学生如何才能构建起与文本、与作者的对话关系呢?总之,诵读活动,不是读起来就算完成了教学任务,还必须看活动是否有价值,是否有利于激活学生的思维,是否能够给学生带来足够的成长养分。


 


一幅字、一条丝巾、一席话,是这次研讨会上“最意外的惊喜”


    当诗人王宜振做完微讲座之后,一个完全出乎大家意料的情节出现了:


一位体态健硕的男教师“忽”地冲上微型舞台,他高举着手中的一幅毛笔字,“夺”过王宜振手中的话筒,大声地说:“这是我今天刚写的书法‘以振诗坛’,请允许我把他送给王宜振先生!”接着,他开始一手举着字,一手拿手话筒,滔滔不绝地陈述这幅字的来由,以及内涵。


他的情绪感染着我,我也立即奔到台上,帮着他一起举着这幅书法作品。这个小小的“插曲”让整个研讨会活泼起来。我曾写过一篇教学论文,题目就是《生成,课堂教学最美的花朵》。生成,也让一个本来觉得应该很严肃的研讨会,变得生动许多。


    接下来的沙龙环节,也就“不拘一格”。原先我的设想是请作者、编者、教者、读者代表围坐在台上,进行对话。但是,周特和朱老师都觉得这样的形式隔离了“专家”和“一线教师”,我便顺势而为,对下面将要进行的环节进行了即时调整。


    “即兴主持”,算是对我的考验,我拿着话筒,努力“眼观八方”,“左右逢源”。话筒在传递,当它“落”在朱老师手上时,她说:“让力学小学的管晓成老师来说吧!”我一听,这个名字似曾熟悉,短暂的思索之后,我终于把这个名字和【大家语文网】上的“陆之”联系起来。原来管晓成就是陆之,陆之就是管晓成。于是我脱口而出:“哈哈,我认识他,大家看看我脖子上的围巾,就是他送的。”


    这句话一定让许多人感到惊愕,我接着说:“当然,这其中一定会有故事,大家可以猜一猜!”不过,没有等我公布谜底,陆之已经“招”了。


其实,这一切都源于“诗歌”。陆之在在自己的班级中组织全班同学进行儿童诗创作,并且出版了班级童诗集《童年,遇见诗》。为了鼓励孩子,他请了好多人为这本班级诗集写序,我便是其中的一个。当时,我正在赶《接手新班》的书稿,但我还是为这本诗集写了序《让孩子习惯真实、自由、有趣地表达》。因为这本诗集陆陆续续发表在大家语文博客网上,我断断续续地看完。真的非常感动,感动于一位青年教师对儿童诗的热爱与执著。记得我在序言的开始写道:“做不了诗人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培养孩子们爱诗。——与陆之共勉”


也许是我在博客上写过,我是一个“丝巾控”,陆之便送了我一条丝巾。只是他没有亲自送给我,而是请一位美女老师带给我的。这就是一条丝巾和一本诗集的故事。


以诗为媒,我结识了这样一位青年朋友,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生命中总有这些微小的惊喜,它明媚着我的心情。


研讨会结束,曹科很激动地对我说,我以前是教英语的,但我特别喜欢语文,尤其喜欢诗歌。今天,我非常认真地听了王宜振先生的讲座,他说得非常好,把儿童诗的基本特点都说到了。不过,我想给他的《秋天》提一处修改建议。就是“野菊花香了羊肠小路,牛儿、羊儿都长了肥膘”,这句诗中的‘路’给成‘道’,会不会更押韵?”


接着她又说:“在现场讨论环节,我一直想举手发言,表达自己对诗歌教学的看法。我认为,要想教好诗歌,教师首先要有诗意的情怀,然后还需要有一定的诗歌素养……”


她动情地对我说着,真诚而热烈,这真的很让我感动,感动于一位教育管理者对诗歌真诚的喜欢。


和诗歌一起回家,就是回到生命最初感动的地方。


 


2013926日星期四


于石景山麓



读者、教者、作者、作者对话儿童诗教学


 



财大附小  王燕老师  执教《秋天》


 



下关第二实验小学  熊梅老师  执教《秋天》


 



著名儿童作家  《秋天》作者  王宜振先生


 



全国著名语文特级教师  江苏省小语会理事长  袁浩先生


 



区名师培养中心  肖鹃女士


 



全国著名语文语文特级教师  周益民


鼓楼教师进修学校小语教研员  朱庭梅


 



鼓楼教育局小教科  曹小平科长


下关第二实验小学  林仁礼校长




专注听课的老师们




 

《和诗歌一起回家》有5个想法

  1. 对于诗歌教学,一直处于迷茫状态。听了两位老师的课和王宜振先生对于诗歌教学的指点,感觉诗歌教学不再那么神秘,我想作为教者,自己应该入情入境,才能让孩子走近它,品味它,感悟它。

  2. 诗歌源于生活,诗歌的教学也要走进儿童的内心。一直以为诗歌的教学是难点,但两位老师的课让我豁然开朗,收获很多。秋天是具有声、色、味及情的,整首诗包含着动听的音韵、优美的意境及浓浓的童趣,让我们重温了美好,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3. 诗歌教学一直是自己的老大难,听了两位老师的课,听了王老先生的讲座,听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终于悟出了一些:诗歌教学最主要的是能让学生们随着作者的文字走进作者的世界,身临其境的去感知,再和自己的体验产生共鸣……孩子们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他们眼中的世界是新奇有趣的,他们的想象更浪漫诗意,如果能够及时抓住想象的翅膀,他们的生活就成了诗。

  4. 诗歌教学一直以来都是语文教学中的难点。不仅因为教者缺乏对诗歌的深刻理解,也因为诗歌本身的文体形式与语言比较难以让学生接受。听完了此次两堂的同课异构课后,我惊喜地看到,原来诗歌教学也可以丰富多元化,而不是简单理解诗意,揭示诗歌主题。作为教者,面对诗歌时,可能更需要把握好一个关键点,由点展开诗歌的教学。

  5. 诗是作者体验世界的反馈,它是美的化身,是情与景的完美结合。两位老师的课与王宜振先生的讲座让我受益匪浅。王老师教学《秋天》,如清风拂面,让人陶醉;熊老师的课堂贴近儿童,轻松活泼,情景交融,给人美的享受,令人神往。王宜振先生对于“我心中的诗歌教学”的解析,让我们教者与编者,加深了互相了解,在心灵上联系得更加紧密。今天的教研活动真的让我们深受启发,在以后的教学中,希望能与孩子们一起深深沉浸
    到诗歌的美与趣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