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读古诗》成书记

 


《漫读古诗》成书记


/郭学萍


 


就在4月中旬,我随江苏省学科领军人才高级研修班去台湾考察回来,江苏美术出版社的一位Z姓编辑找到我,希望我能写一本古诗解读方面的书。


Z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我,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我们在江苏美术出版社聊了两个多小时。他是一个小文青,对诗歌有着和我同样的热情。他喜欢写“风在大地上行走/狂野略显紧张/怎么忘记/道路也在行走/只是日光已经黯淡”这样的诗句,有一种深沉的情绪,挣扎又彷徨。


他说他现在很少和别人谈起诗歌,见到我却忍不住把他大学时写的诗歌拿给我看。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达,无所谓好,也无所谓不好,诗歌只是情绪的一个出口。”


虽然初次见面,诗歌却让我和Z有一见如故之感,用相谈甚欢来形容我们当时交谈的情景一点儿也不过分。


“那么,你就按照自己对诗歌的理解把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中规定的小学生必背古诗75首进行解读,好吗?”Z问。


“好啊!”我说。


“那你先写两个样章给我们看看!”


“没问题。”


回到家,我把音乐打开。我喜欢在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写作,尤其喜欢听沙拉?布莱曼的《斯卡布罗集市》。在“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开口的瞬间,思绪便如那月下山泉,伴着指尖轻击键盘发出的清脆响声潺潺而下:


 


最是江南采莲时


——《江南》


有些诗,需要在琵琶声里,缓缓念出。


这声音不能靠近,犹如月色花影,它是芬芳的,空灵的,娴静的,带着春意的欢喜泊在江南的绿韵中。


有些诗,需要伴着舞蹈而行。弦声切切,舞姿翩跹,有多少婉转缠绵,在水袖轻舞间,春去夏来。


江南的夏日,离不开一池池清荷。碧绿的荷叶,玉石翡翠般挤满荷塘。是怎样的一种繁茂和旺盛啊!


塘水清澈可鉴,那些调皮的小鱼儿,尾鳍轻摇,你的心中早已是涟漪四起。目光追随着小鱼儿,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南,一会儿北。恍惚间,如在梦中。


你听,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群采莲的姑娘翩然而至。她们素衣罗裙,低眉含笑,婉转的姿态,如荷叶间散出的古典的沉香……


 


思念,在月明时最浓


——《静夜思》


清代有一位词选家,曾推崇北宋秦观和晏几道二家的词,说他们的长处是“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用这句话来评价李白的《静夜思》,再适合不过了。


这首短短的二十字诗,字面上并无什么惊人之处,构思也算不上特别新奇。它明白如话,却又韵致无穷,素有“千古思乡第一诗”的美誉。


这是一个怎样的夜晚呢?月明如霜,天地为静。李白夜不能寐,辗转反侧。既然睡不着,那就起来吧!他走出房间,走出院子,来到屋外空旷的地方。不远处有一个水井,井栏前是一层白花花的秋霜。走近才知道,原来是月光洒在地上。


水井是最能勾起人思乡之情的,所以出远门客居他乡,被称为“背井离乡”。 李白二十五岁时只身出蜀,开始了广泛漫游,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对像他这样的孤身远客来说,明月最容易触动他的情思……


 


Z拿到《江南》和《静夜思》的解读样稿时,显得很满意。“我对长辫子老师的稿子极其放心!”他说。然后我们就约定了交稿的时间——两个月后。


有了这份约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我每个夜里都要写到一、两点钟,甚至更晚。从时间上来说,那段时间的睡眠是严重不足的。然而,恰恰在那段日子里,我的心是最欢愉的。


 


是谁在天边歌唱


——《敕勒歌》


草原,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


扬鞭策马,像风一样在草原上驰骋,任深深浅浅的绿满满地装进自己的眼睛,是怎样的一种欣喜?


还有那颇具神秘色彩的马头琴,据说是以马的头骨为筒,腿骨为柱,马皮为面,马尾为弦,制作而成。琴声响起,幽怨旷远,如歌如诉。


相传公元546年,东魏王朝建立者高欢率大军围攻西魏重镇玉璧(今山西稷山县西南),苦战五十余天,无功而返,士气沮丧。高欢为稳定军心,命令敕勒族大将斛律金给大家高唱《敕勒歌》。这位年过六旬,两鬓斑白的老将肃然而立,用鲜卑语唱出了这首脍炙人口的民歌,他那苍劲悲壮、慷慨激昂的歌声,使在场的将士无不动容。


“敕勒川,阴山下”,诗歌一开头便以高亢的音调,唱出敕勒川的地理位置。阴山是绵亘塞外的大山,草原以阴山为背景,给人以壮阔雄伟的印象……


 


白日忙碌的时候,我亦非我;夜间写作的时候,非我亦我。沉浸在诗歌中的时候,心变得格外安静。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地把写好的诗歌解读发给一些喜欢文字的朋友看,他们都表达出一种肯定和欣喜。


我对Z说:“我不是学习古诗专业的,对诗歌的热爱仅发乎于内心,所以我的解读追求的是随心,随性,也正因为如此,我决定把这本书命名为《漫读古诗》。书的最后一篇是龚自珍的《己亥杂诗》。


 


向着明亮那方


——《己亥杂诗》


喜欢日本著名的童谣诗人金子美玲,喜欢她的一首小诗《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是一片叶子,也要向着日光洒下的方向。灌木丛中的小草啊。”


“哪怕烧焦了翅膀,也要飞向灯火闪烁的方向。夜里的飞虫啊。”


金子美玲短暂的一生曲折坎坷,却写出如此明亮、清澈、温暖、向上的诗句。龚自珍的人生也并不如意,却能于“万马齐喑”的时代发出“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呐喊,都实在可敬……


 


之所以用金子美玲《向着明亮那方》的书名做这篇解读的标题,是因为我喜欢“明亮”这个词语,仿佛潮湿的树木在雨后的阳光里,熠熠生辉。人生会有很多失意和彷徨,但我愿意以内心充盈的这份诗意滤去所有的残酷和不堪,永远向着明亮那方,这也是我想通过这本薄薄的书所传递出的我的价值理念。


而我深感幸运的是,我有很多内心明亮如阳光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叫“陶子”的,至今我不知道她是谁,我记住这个名字是因为她在我“中华语文网”的博客后面指出过我《长歌行》解读中的一处错误。


于是,我把《漫读古诗》全部书稿发给她。她看了之后给我留言:“第4101215161820253036373940485152677073页存在点滴问题,但也未必正确,请你权衡,这也只是一孔之见。48页写蜜蜂的那篇布局不是太好,还应再润色一下,主旨应突出:成就自己,造福他人。”


一个陌生人可以如此细致地帮你校对书稿,并详细地记录下存疑之处,这实在令人感动,我愿意把这份感动一直珍藏于心中。


G是我学科领军人才研修班的班主任,也是一位文学博士,专攻古诗文。我请他帮我看看《漫读古诗》的书稿,他爽快地答应了。


当我按照事先的约定赶到红山地铁站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店时,他已经从江苏教院浦口校区乘坐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提前到了,还点了两杯冰可乐,坐在迎着西门的位置等我。


“最近实在太忙!从你们毕业的那天起,我们又接了一个新的培训班,到现在我自己的一篇文章还没来得及修改,所以很抱歉,只能粗粗看一遍,但有一些细节性的硬伤,我要给你指出。”他诚恳地说。


我拿出笔,把他提到的一些有待商榷的细节之处一一标注出来。但是他提出的关于《春晓》的解读,我和他有些分歧。我从“处处闻啼鸟”中读出的是欢愉,他从“花落知多少”中读出的是悲音。


L是诗人,很沉默,我们是在丰县梨花节的诗歌会上认识的。他说:“喜欢默默地咀嚼、体味着长辫子老师的古诗解读,这些永不枯萎的文字,犹如一株株鲜嫩多汁的草,在我心里荡起一层层绿。”


他说这些话是在去青岛参加“魅力诗人”颁奖会的路上,后来他在颁奖会上遇见了另一位著名的教材诗人王宜振,就把我的《漫读古诗》书稿给了他看。


王老师的热情完全出乎李德民和我的意料,他很快通过邮箱发来了阅读感言:“他不仅很快写好阅读感言:“读着学萍对75首古诗的阐释和解读,像读着75首精巧隽永的散文诗。用诗来解读诗,是学萍的一大发明,也是这本书的一个重要特色。这种形式,不仅完整地阐明了古诗的诗意,而且对原诗意又进行了拓宽,有利于孩子对古诗的深层次的理解。我相信,这本书必将成为老师、家长辅导孩子学习古诗的好助手,引导孩子学好古诗的良师益友。”


他从未见过我,却直接称呼我为“学萍”, 还从西安分两次给我寄来十多本诗集,都是他自己的作品,这让我既感动,又不安。


“裙角飞扬”是我在给重庆国培班的老师做讲座时认识的,她在QQ上给我留言:“长辫子老师,我在当当网上购的《漫读古诗》周末就收到了,这几天正读呢!周一教了《送元二使安西》这篇课文,课后给孩子们读了你的解读,把他们都听傻了。谢谢你诗意的语言,让孩子们对古诗有了别样的喜爱!”


阅读这样的留言实在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我终究是个俗人,怜惜自己写出的每一个文字,就像鸟儿怜惜自己的羽毛。


后来,我又把《漫读古诗》的书稿给我的师傅看,给乐语姐姐看,给我高研班的同学周周和大树看,和他们分享我阅读古诗的快乐,虽然这只是一本很小很小的书。


在这个过程中,师傅为这本书写了题为《长辫子老师漫读古诗》的序,乐语姐姐、周周和大树还分别为这本书写了推荐语。


只是有些遗憾的是,因为《漫读古诗》的开本太小,总觉得排版有些局促,显得不够疏朗。Z说,再版时会调整,希望他说的话可以实现。


那天,台湾诗人、康轩版国语教材编委陈木城到我们学校来听我上课,临别时我送了他一本《漫读古诗》。让我没想到的是,三天之后他发来一则短信:


“长辫子老师好,回到台北了,路途中拜读您的著作,真是诗情洋溢,不禁也受到敢发一路诗意盎然呢!谢谢您!唤醒了我昔日的诗性,决定再重操旧业了!”


    没想到这本薄薄的小书,还能唤醒一位老诗人诗情,是怎样的一种美好!这让我不由地想起那个叫“无脚鸟的浅斟低唱”的人,就像不知道“陶子”究竟是谁一样,我至今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但我记住了他的留言:


“在今年的《教师论坛》杂志第九期上读到了《古诗漫读》里的《示儿》、《出塞》,真是很喜欢哟!以前也读到了孙绍振教授的《月迷津渡:古典诗词微观分析个案研究》一书里的片段,发觉你写的更为服贴哟!这不仅像诗人王宜振先生说的那样,如读了一首首散文诗,我还觉得像哲理小品文,情动不已。”


想起那天和另一位台湾作家管家琪喝茶时,她说过的一句话“每本书都有自己的命运,一切随缘。”


我不知道自己的《漫读古诗》还会遇见谁,也一切随缘吧!


 


【附】


长辫子老师漫读古诗


/袁浩


 


她叫郭学萍,因为曾经在儿童期刊上写了五年的童话连载,所以深得孩子们喜爱。她的头发又黑又长,孩子们都亲切地叫她“长辫子老师”。


她有一颗不老的童心,更有一份浪漫的诗情。她的文字灵动而诗意,像一泓活泼的清泉,流淌着对生命的挚爱与深情。作为最早的读者之一,我饶有兴趣地读了她的《漫读古诗》,一种欣喜、感动和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长期以来,人们读古诗、教古诗,往往习惯,且满足于对古诗词句的诠释和译写,对诗句共性意义的了解及理喻的揭示,止于朗读、记忆和背诵。


长辫子老师的《漫读古诗》却高扬起诗意的旗帜。她说,诗意是依靠情感的想象营造的一种情调、一种浪漫、一种情境和意蕴。诗意是诗的特质和灵魂,是人类对美学的一种追求状态。她要穿过历史的烟云,去聆听古诗作者们放歌浅唱,轻诵长吟。


在诗中,她已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古诗阅读者、解读者,而是诗境里的一个角色。她要从诗里汲取一份激情,一点淡定,保持着心地的纯真,感受着生命韵律的永恒。


她读古诗,分外注重从诗意上作整体的感受和把握,在与相关诗文、艺术作品的区别与联系中深入地进行对照、比较、思考、分析,以求在认识和情感的世界里产生质的飞跃,步入诗的意境,细品诗的词句,感受诗的意象,领悟诗的神韵。


诗歌创作讲求“空灵”的境界。诗人常常运用“意象空白”与“结构空白”的手法,在意象与意象之间,结构与结构之间,具有大幅度的转折与跳跃,从而构成有待读者以想象、联想去填充的大片空白。长辫子老师读古诗时,尤为善于展开想象的翅膀,在意境的天地间自由翱翔,以自己的灵秀之气,独特见解和赤子真情完成意境的再创造。


长辫子老师的一首首古诗的漫话、解读亦不拘一格,自由挥洒。古今中外的诗文经典,佳句名篇、歌谣画作、故事传说……她信手拈来又妥帖地编织进灿若云霞的文字里,丰厚深邃,自然生动。浓烈的抒情性与真切的诗意表达相结合,闪耀着鲜明的个性色彩而又实实在在,不离正道。


《漫话古诗》是长辫子老师献给孩子们、同行们,献给课程改革的一份礼物。慎思遐想、精彩解说,摇曳生姿的文字,无不融注着她对母语文化、语文课程,对孩子们的深情爱意,透发出她的才识修养、智慧和胸襟,使人从中获得精神营养和怎样阅读、解说古诗等多方面的启迪。


谢谢长辫子老师!


                                    20126月于南京钟麓花园


 


袁浩,全国著名语文特级教师、江苏省荣誉教授、江苏省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指导专家、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南师大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全国小学语文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江苏省小学语文专业委员会理事长。)


 


《漫读古诗》当当网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905925


 



《《漫读古诗》成书记》有7个想法

  1. 郭老师,我是江西赣州乡下的一个教师,今天早上翻阅《教师博览》2012第九期封二对你的介绍,就迫不及待地进了你的博客。我也爱读古诗,有灵感时自己也写一些拙作。我想有机会的话向你讨教呢!
    呵呵,忘了告诉你,我叫周焕卿,在江西省会昌县筠门岭镇中心小学教六年级,现在学的正是“轻叩诗歌的大门”呢!

  2. [quote][b]以下引用zhq800816在2012-11-30 7:12:00发表的评论:[/b]
    郭老师,我是江西赣州乡下的一个教师,今天早上翻阅《教师博览》2012第九期封二对你的介绍,就迫不及待地进了你的博客。我也爱读古诗,有灵感时自己也写一些拙作。我想有机会的话向你讨教呢![br]呵呵,忘了告诉你,我叫周焕卿,在江西省会昌县筠门岭镇中心小学教六年级,现在学的正是“轻叩诗歌的大门”呢![/quote]

    您是江西人,我是江西的媳妇,呵呵,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呢?[emot]8[/emot]

  3. 郭老师,别人是先认识您的文字,再认识您。我是先认识您,(不过,你不认识我,我是下关幼教工作者的一员,呵呵)再认识您的文字。拜读了您的文字,真是诗情画意,如梦如幻。我也是二实小毕业的学生,看到您的博客,不禁就回到坐在教室里朗朗念诵古诗的时光,真好![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天啦!会是谁呢?好喜悦噢[emot]8[/emot][/quote]

  4. 郭老师好,
    我用此博客短信平台给您发了一则短信息,请查收,盼回复。

    谢谢[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我的QQ:894554517(长辫子老师),常联系![emot]8[/emot][/quote]

  5. 美女老师,您好!我是广西的一名高中语文老师,读了您的博文,很有意思,很喜欢。您的《漫读古诗》还有吗?我想买您签名的,行吗?

  6. 喜欢您,喜欢这本书,准备买了送给孩子作为“六一”的礼物,能否请您签个名?先谢谢啦!
    孩子非常喜欢您,最近正巧您在代她们班的课,天天回来说长辫子老师。昨天,您喊她“宝贝”,回来跟我高兴得。
    关于阅读,还没有给孩子培养出好的习惯,问题有两点。一是,不够自觉,往往要提醒才去阅读,有时甚至要强制规定任务似的。二是,孩子偏好自然科学方面的,文学类的书中,又偏好《马小跳》之类的小说,对散文、诗歌和经典文学作品不那么感兴趣。不管怎么样,愿意读书是好事,孩子对语言、文字不是那么敏感,一切慢慢来吧。[quote][b]以下为郭学萍的回复:[/b]
    O(∩_∩)O哈哈~,谢谢您的鼓励!我一直很喜欢小孩子,那种喜欢难以言表。

    他们也非常喜欢。前段时间给7班的孩子代课,今天早晨好几个孩子看见我,一定要抱抱我。有一个小男孩抱着我的时候,居然想掉泪。弄得我的心里也酸酸的。

    无论哪个孩子,只有你教过,便会有太多不舍……[emot]28[/emot]

    至于《漫读古诗》,能让您喜欢我很荣幸。我会送给天天一本,作为六(1)的礼物。爱你们![emot]24[/emot][/quote]

发表评论